化學元素生僻字太多,周期表太難背?朱元璋:這鍋我們老朱家不背

今年發布的2022版新課標,將化學課程定義為,「研究物質組成、結構、性質、轉化及應用的一門基礎學科,是材料、生命、環境、能源等多種科學的重要基礎,與物理學共同構成物質科學的基礎。」

如果說,化學和物理共同構建了物質世界,那麼,化學元素就是構建我們的物質世界大廈的磚和瓦,要了解物質世界,必須先了解化學元素。

說起化學元素,坊間還有一則有趣的野史。我們知道,朱元璋登基后,考慮隨著子孫繁衍,可能會名字重復,于是親自擬定了20個字,每個字為一世,后代子孫依據世次順序取雙名,雙名中的前一個字即朱元璋所取,而后一個字必須是一個以「火、土、金、水、木」的五行順序做偏旁的字。

但隨著大明皇室一代代開枝散葉,帶五行偏旁的字就不夠用了,于是,后面的皇室子弟只好絞盡腦汁去找那些生僻字,甚至不惜生造文字來起名。于是,在朱明皇室的家譜中,就出了鉻、鈷、釙、鈮、鈀、鐳、鑭、鈹、銪等字眼。

怎麼樣,是不是看著有點眼熟?沒錯,這不都是《元素周期表》里那些生僻字嘛!難怪很多人覺得,當初徐壽在翻譯《元素周期表》時,肯定翻過《朱元璋家譜》。

不過,這段野史純屬后人附會,一方面,鉻、鈷、釙雖然是生僻字,但《康熙字典》都有收錄,何必費勁巴拉地從《明史·諸王世表》里翻找呢?再者,徐壽當年翻譯化學元素時,是有一套完善的標準的,在翻譯那些「從古所未有」的元素名時,「今取羅馬文之首音,譯一華字,首音不合,而用次音,并加偏旁以別其類,而讀仍本音。」

由此觀之,元素周期表生僻字太多、太難背的鍋,還真不能讓朱元璋他老人家來背呢。

話題扯遠了,現在再說回化學元素。氫氦鋰鈹硼,碳氮氧氟氖……雖然我們在在中學階段,就能把這些元素的名字倒背如流,但大多數人并沒有機會,親眼看看這些元素到底有多美,也不會了解到,各種奇妙的化學元素,究竟是以什麼樣的形式,出現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中。

你知道嗎?閃耀的星光是氫氣變成氦氣的過程;手機、筆記本電腦的電池是用鋰制作的;綠寶石里頭有鈹,高爾夫球桿里也有鈹;氮化硼居然比鉆石還硬;碳化硅和鉆石一樣美;氟氣可以讓所有物品燒成火焰,但人們可以利用這種特性制造不粘鍋;探月火箭的燃料居然是「煤油」……

在《視覺之旅:神奇的化學元素》一書中,曾以一張標新立異的「元素周期表桌子」獲得2002年度搞笑諾貝爾獎的科普作家西奧多•格雷,將以最華麗的視覺盛宴,向我們講述關于元素的故事,帶我們踏上美麗的化學之旅。

身為喬布斯的好友,同時也是一家知名軟件公司創始人的西奧多•格雷,既是一位低調的富豪,又是一個瘋狂的元素收藏家,多年來,格雷精心收集了2000多件與元素相關的標本和物品,其收藏數量之豐,足可與最專業的博物館媲美。

為了讓更多人了解元素之美、了解化學之美,西奧多•格雷花費7年時間,把118種化學元素的樣貌全都拍成了美麗的照片。當你翻開這本書,欣賞那些精美的照片時,就能從視覺上強烈地感受到它們的質感。仿佛親手把玩著這些奇妙的元素。

此外,格雷還以他特有的才智和博學,為我們列舉了每一種元素特有的性質,和許多從平凡到離奇的迷人用途。

比方說,氟是所有元素中反應活性最強的,對幾乎任何東西,只要吹一股氟氣流,都會爆發出火焰,包括那些通常認為不會燃燒的東西,比如玻璃。但氟與其他元素結合所產生的化合物非常穩定。最著名的高穩定性氟化合物就是特氟龍,由于它幾乎能抵抗所有化學侵蝕,同時還很光滑,因此,這種物質常被用于制作不粘鍋的涂層,可謂是物盡其用。

再比如說,在很多地方,阻礙社會發展的因素不是水,而是磷。這是因為,在大部分人類歷史中,磷酸鹽是食用谷物生長的限制因素,土壤中磷的枯竭,曾造成巨大而可怕的饑荒。人們通過海鳥糞、骨粉或其他肥料來補充磷的努力,決定了文明的命運。直到17世紀中葉,人們才學會如何用磷酸鹽生產化肥,也是從那個時候開始,全球糧食作物的產量才足以支撐人口的迅速增長。

總之,這本書以極富創造性的方式告訴我們,元素的真相是什麼?它們是怎樣被人類發現的?這些元素在我們的生活中是以什麼形式出現的?可以說,這本書就是一位優秀的向導,帶我們周游化學元素的世界,讓我們領略其中美妙的風光。

無論是作者生動、幽默的語言,還是書中精美、震撼的圖片,都能讓讀者在享受愉快閱讀過程的同時,開闊眼界、增長知識。很多人就是因為讀了這本書,才對化學產生了濃厚的興趣。就像北京電視台在「國際讀書日」的推薦詞里所寫的那樣:

「說到化學你可能感到枯燥乏味,會想起中學背元素周期表和化學方程式那會兒的艱難和無奈。如果當時你能得到這麼一本書,或許就會對那些抽象的化學元素產生不一樣的興趣和認識了!」

視覺之旅:神奇的化學元素¥79購買

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