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艾薇男U是種什麼體驗?日本一男U道出真相,直言:在天堂裡做苦工

相信很多人都曾天真的以為,艾薇男U是個賊爽的職業,既能隨處炒飯又能掙大錢,而且還會跟夢想中的各種女老濕合作,然而,世界上所有的光鮮背後都是苦逼的......

「我一個前輩說過,我們就是在別人眼裡的天堂做苦工。」——一位真正的日本艾薇男演員小寂感慨。

他告訴我們,一切並沒那麼容易,「這是一個靠體力賺錢的工作。不會覺得丟人,當然也不值得被羡慕。」

不可以事先「聯絡感情」

這個職業,小寂算是半個新人。

他是法學專業,畢業於一所日本知名高校,曾經有一份自稱為「光鮮體面」的工作,「就是每天西服革履,走在摩天大樓,和人談談話、喝喝咖啡,吃和牛、品香檳那種。」

進入這行,純屬偶然。

「我與艾薇拍攝第一次產生實際的聯繫,是下班走在澀穀(東京年輕人較為集中的街區之一),接到路邊發的小廣告,印著我最喜歡的那個女優。」

那是一則招聘兼職艾薇男演員的廣告,圖中的照片是某個被稱作「國民女優」的演員。

出於偶像情結,想一睹女演員的真實風采,小寂去做了一次「汁男U」。

所謂「汁男U」是日本艾薇界最低等、最「卑微」的一群,不露臉,不能和女演員有任何接觸,只負責提供「彈藥」。

薪酬按照次來計算,小寂透露,體力正常的,一天下來酬勞核算成新臺幣有1300左右。他笑著打比方,稱這等於「有償捐精」,給的錢相當於車馬費、營養費和「精神補償費」。

經歷了緊張的面試和嚴格的體檢後,小寂來到拍攝現場,一棟普通居民樓中的一戶,被製作單位租用下來,內部幾乎沒有刻意佈景,只是站滿了燈光、攝像、音響等等各部門的工作人員。

小寂先是被帶到休息室,簽好了有「成人向」字跡的出演承諾書,拿著身份證明和當天報紙合影,確保已過20周歲,然後拿到了劇本和一條浴巾。

「男演員,無論有名與否,絕大多數在到達拍攝現場前都不知道女主演是誰,也不可以事先‘聯絡感情’,演出之外是不允許見面的。」小寂說,「如果說很不喜歡當天的女演員,男演員可以拒絕,但不能自行挑選。」

不過,他也提到,一般導演在面試時會問,是否有某些「特殊場景」、或者某類「特殊演員」是他不願意拍的。

確認體檢報告後,他就和其他「汁男」演員站在一處,就像是圍觀群眾一般,聚在一起等待提供「彈藥」。這些人有一半是為了女演員而來,只不過每個人心裡的「理想型」都不太一樣。

回憶那次,小寂還是有些尷尬,自己險些「失手」。

「沒關係,你沒有臺詞」

正是因為那次險些失敗的經歷,再加上剛剛恢復單身狀態,小寂決定全身心地投入到艾薇事業中,「想練就成指哪兒打哪兒的那種人。」

不過,這個行業有著嚴格的等級劃分。

比「汁男」進階一層的叫「陽男」,也基本不會真正出演,但日酬勞是前者的四倍。能否做「陽男」多取決於體力,要求「供貨量」,必須在短時間內多次提供「彈藥」。

小寂認為,5次是必須的。

再高一層的就是專職「男U」,細分成素人、知名和頂級三個級別,日酬勞合新臺幣4000到17000不等,取決於名氣和拍攝難度。

小寂先加入了「汁男團隊」,同時參加策劃,積累經驗。

此外,日本還有一些「男U課程」,他也參加過培訓,據他所說,瞭解了很多「訣竅」。

終於,小寂得到了一次實拍機會。

他禁欲了三天,緊張得前一晚都沒睡好。

拍攝之前,他想臨陣退卻,但又怕給別人添麻煩,剛到拍攝點就急匆匆告訴導演,說自己記憶力不好,可能背不下臺詞。

「導演笑眯眯地告訴我,‘沒關係,你沒有臺詞。’」

和婉轉的「退堂鼓」一起被忽視的,還有小寂新買的一件大牌外套,導演讓他只穿內褲就好。

「感覺那麼多人看著,還是不好意思。」

真正的挑戰在進入拍攝現場之後,小寂說,所有的攝像、燈光、音響、導演,大概有十個人左右,都面無表情地看著他。

更重要的是時間控制能力,他的一切行為、動作都要隨著導演的指令開始、暫停和結束,「導演不喊下一步,我就不敢繼續,把我憋得險些痙攣。」

有幾次,為了女演員補妝或變更拍攝角度,小寂被強行叫「哢」,機位重新確定,再繼續,「這的確需要很強的體力,培訓課程中的‘訣竅’根本用不到。」他說。

最後,片子剪出來,小寂露臉的時間不超過2分鐘,絕大多數是背影、側身或局部。

小寂沒有遺憾,他說這個行業最重要的職業道德就是為觀眾服務的專業精神。



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
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

用戶評論